当前位置:一闻千悟情感李云龙怎么死的(李云龙辞世楚云飞隔海致祭)
李云龙怎么死的(李云龙辞世楚云飞隔海致祭)
2022-06-25

《亮剑》中五个最初的团级干部都是热血好男儿,他们之间虽然有些恩怨纠葛,但从人性的角度审视,他们还都是可以托付生死的好兄弟,即使是分属不同阵营的李云龙和楚云飞,也曾并肩战斗,甚至相互之间都有救命之恩。

“平安格勒战役”中,楚云飞一个团硬抗鬼子一个联队,为李云龙攻克平安城赢得了时间,如果楚云飞袖手旁观放鬼子过境,李云龙就危险了。楚云飞部下反叛,李云龙也曾出兵相助,当然,李云龙也没白跑腿,救了楚云飞性命,收获了一个营的枪械。

电视剧中大家都看过十七八遍的情节就不去复述了,咱们今天要聊的是原著中有而电视剧没演的历史:李云龙辞世楚云飞隔海致祭,孔捷抚养两位战友遗孤,丁伟去哪了?为什么有人说他被捕了?赵刚李云龙辞世丁伟被捕,孔捷楚云飞结局会怎样?

《亮剑》拍了一部半模仿秀,黄志忠版的勉强可以一看,《亮剑之雷霆战将》用郭德纲相声中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被观众“骂化了”,所以只能算半部。

别看雷霆战将啥都敢演,什么丝袜高跟鞋发胶眼影别墅香蕉啥都敢往出搬,甚至还想弄出一批未来战士去打星空大战,但是有一些事情他们是不会碰的,那就是亮剑小说原著的后半部分,因为后半部分那真实存在的历史深沉凝重,小鲜肉们是演绎不出来的。

话说李云龙授衔少将之后,也过了一段风光快活地日子,他组建了一百零八人的特战分队,由中校团级干部段鹏任分队长——其实那段故事,也是可以拍一部《我是特种兵》的,而且可能比缺少脑细胞的红细胞更好看。

本来按照李云龙只想打仗的性格,是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的,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李云龙不找麻烦,麻烦却会来找他。

李云龙的后来的政委马天生跟赵刚是两种人,在那位政委与别人的内外夹攻之下,李云龙选择了主动辞世:“军人没有交出武器的习惯,除非他死了以后。我李云龙这条命,不喜欢听别人摆布,谁都不行,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死法。我李云龙这条命不能被别人轻轻松松就拿走,这活儿得由我自己干……”

李云龙之所以如此决绝,是因为他的老搭档赵刚已经先他一步离去了。赵刚离去,李云龙仿佛又看到老战友缓缓向自己走来:“老李,死亡也是一种抗争,一个有尊严的生命才有存在的价值,失去了尊严,生命难道还有意义吗?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咱们按老规矩,政委先打前站,团长早晚去报到。到那边,咱们拉起队伍,还是一个独立团……”

赵刚冯楠走了,李云龙田雨也走了,两家留下了六个孩子,被孔捷派人秘密接到了北部边陲军营,并在那里成长为少将和大校中校。

我们看亮剑前半部,就会发现晋西北铁三角中真正大智若愚的是被李云龙戏称为“孔二愣子”的孔捷。

孔捷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学习,他经常反复念叨的“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应该是被他当成了座右铭。

外貌憨厚、沉稳老练的孔捷选择了一个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只需要面对真正的敌人而不需要担心背后的冷箭——在任何时候,都很少有人对边关守将下黑手。

孔捷直面危险却保证了背后的安全,所以在那个危险的时间段,孔捷给李云龙写了一封信:“有道是三十六计走为上。愚弟虽不才,帐下有数万之众,岂无兄安身之处也?”

李云龙不想给孔捷添麻烦,但也不想辜负赵刚的托孤之任,于是赵李两家五男一女六个孩子被孔捷的部下带走了。

孔捷虽然看似粗豪,但却绝对是粗中有细而且人缘儿一定很好——当年在晋西北,孔捷跟楚云飞的关系也不错,对楚云飞的参谋长也不摆架子,虽然没少占楚云飞的便宜,但楚云飞还真说不出啥来。

孔捷没有辜负李云龙的重托,风波过后,赵李两家孩子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雄姿英发的将官校官了。

李赵两家的孩子回到李云龙故居凭吊,而在二三十年之前,在李云龙主动辞世之时,他的老对手“云飞兄”也称隔海致祭。

李云龙后来的部下郑波被发配到部队农场劳动,在背石头修海堤的时候,听到了对面岛屿上高音喇叭开始放哀乐——那是贝多芬英雄交响乐的第二乐章中的《葬礼进行曲》。

哀乐过后,一个声音浑厚的男广播员缓慢的声音传来:“驻岛全体将士对李云龙将军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现在广播在抗战中曾与李云龙将军协同作战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原第二战区上校团长、现役陆军中将楚云飞的悼念文章……”

楚云飞的祭文以南宋词人刘克庄《满江红》词开始:铁马晓嘶营壁冷,楼船夜渡风涛急,有谁怜?猿臂故将军,无功级。平戎策,从军什。零落尽,慵收拾。把茶经香传,时时温习。生怕客谈榆塞事,且教儿诵花间集。叹臣之壮也不如人,今何及……

赵刚李云龙先后辞世,楚云飞隔海致祭,孔捷抚养两个战友的遗孤,亮剑中的五个男人出现了四个,那位足智多谋的丁伟去了哪里呢?如果他还手握重兵重权,以他的智慧,是不是能更好的地保护宁折不弯的李云龙赵刚?

如果这样想,我们就错了:看着嘻嘻哈哈的乐天派丁伟,也有一身铮铮铁骨,也有不可触碰的逆鳞。

丁伟因为宁死不肯反对曾经的副总指挥而遭受了重大打击,而这个消息是孔捷在电话里小声告诉李云龙的:“老丁被逮捕了……丁伟的性格让他倒了霉,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心里有话就非说不可。他在大军区大会时,身为军区参谋长的丁伟站起来当众为副总指挥辩护,并声称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观点,反正他脑袋上的乌纱帽也不大,想摘就摘了去,砍掉他丁伟的脑壳他也是不服。”

丁伟的历史原型是谁,这一点读者诸君都知道,因为这其中涉及到另一位我们应该尊敬的人物,所以其中矛盾纠葛就不能瞎说了。

本来以丁伟的经历,他是可以不受任何打击的,但是他是非分明从不肯违心说假话,而且“啥都敢干”的性格也让他啥都敢说。

被捕后的丁伟神秘失踪了,有人说他被送到了农场,但是手握重兵的孔捷和掌握着特战部队的李云龙,也没查出孔捷的下落。

据笔者分析,丁伟是被他东北老首长的部下保护起来了,至于谁会保护丁伟,谁又有那么大的能量能保护丁伟,读者诸君看看他的历史原型就知道了……

一闻千悟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